北京常营网-常营服务-常营综合-常营吃喝玩乐

美女嫁入豪门的屈辱泪

发布人:常营网

常营网提醒您:让你提前汇款,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,均有骗子嫌疑,不要轻易相信。

一姑娘被恶人强奸,就在调查取证的时候,犯罪嫌疑人的父母与姑娘母亲进行暗中交易,承诺20万元“撤诉费”以及答应让犯罪嫌疑人娶姑娘为妻。姑娘的母亲动心了,逼迫女儿撤了案,恶人由此免遭牢狱之灾。但等待女儿的究竟是什么?三年后,她跳楼自杀了……一个披头散发的姑娘来报案,哭泣着诉说自己昨晚被网友强奸的经过。被害姑娘叫何玲,20岁,河北某县人,中专毕业后来到保定,在一家医药公司打工,28日晚上和网友“大漠孤烟”见面时被对方灌醉强奸。2004年3月30日上午,犯罪嫌疑人廖振宇就被抓获。傍晚,何玲的母亲陈淑秀和父亲何亮闻讯后从老家赶来,得知女儿受害,他们悲痛不已。  当天深夜,一辆高级轿车在陈淑秀夫妇居住的旅店停下,车上走下一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,自称是廖振宇的母亲高兰。  见到何玲的父母,高兰把一大包礼品放在桌上,然后红着眼睛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大哥大姐,都怪我没有把儿子管教好,对你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。我诚心道歉,并诚恳与你们商量解决的办法。”两个多小时后,陈淑秀夫妇把高兰送出来时,他们的表情都轻松了许多。  接着,陈淑秀夫妇与女儿进行了一次长谈:“廖振宇的父亲是局长,母亲开了一家超市,家产近千万。廖振宇母亲说只要我们撤诉,他们赔偿20万并让廖振宇娶你为妻。我也看了廖振宇的照片,小伙子还是一表人才的……”  “爸爸妈妈!20万就抹平他对我的伤害吗?想不到你们这么贪财!”何玲又急又气。  陈淑秀长叹一声:“孩子啊,你不懂我们的心思。你现在已经失身了,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,如果上法院闹得尽人皆知,你今后怎么嫁人?如果他真能娶你,你的耻辱不就化解了吗?况且他们那么大家业,两口子就这一个儿子……”  “一见面就强奸女孩子,这样人品的人值得以身相许吗?”何玲含着眼泪问父亲何亮。父亲说:“我在派出所问了,这小子没有其他前科,也许就是一时冲动才犯了罪。谁叫你没事上网聊天惹是非?这事你也有责任。我看只要他们诚恳道歉,还给咱们补偿,也是一种解决的办法,比闹得两败俱伤好。”夫妻俩劝了女儿一宿,陈淑秀说到伤心之处,还一把鼻涕一把泪。  何玲在父母不厌其烦的劝说下,尽管心里不情愿,但已经没了招架之功。第二天,廖家送来现金10万元,并答应事成后再送来剩下的10万元。  4月2日,何玲在父母的陪伴下到公安局撤诉,她把一个由双方父母反复斟酌而编造的故事说了出来,说自己和廖振宇是恋爱关系,3月27日晚上,廖振宇喝醉酒,强迫自己发生了关系,自己很生气,就想借报案吓唬一下他,因为不懂法,没想到还要判刑,现在很后悔。  与此同时,廖振宇的父母也通过秘密渠道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关在派出所的儿子,于是廖振宇也一口咬定与何玲是恋爱关系。  几天后,警察因为没有发现其他证据,就把廖振宇放了出来,一起强奸案就这样收场了。嫁入豪门,屈辱眼泪流成河  廖振宇出来后,高兰夫妇在市里最大的中银酒店摆宴给他压惊,听说要他娶何玲,廖振宇着急地对母亲说:“我怎能娶一个土得掉渣的乡下妹?”“混账,谁叫你犯了案!要不是我们出钱摆平,你最少也要判七八年!即便是现在,还不能掉以轻心。万一他们反悔,说咱们胁迫他们翻供,还是个大麻烦。你赶紧向何玲求婚,只有尽快结了婚,这事才算万无一失。至于以后,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还不是随你!”  廖振宇恍然大悟。随后,他向何玲展开猛烈的爱情攻势。  他本来就是情场老手,他的追求让尚处在犹豫中的何玲平息了怨愤,心中还涌起了一丝期盼:也许他真的是一时冲动,如果他接受教训,从此洁身自好,坏事真就变成了好事。  2004年6月6日,何玲与廖振宇举行了婚礼。  廖家应何玲父母的要求,婚礼办得很热闹。当一队豪华的小轿车开进何玲家所在的山村时,全村轰动了,那豪华的气派让何家夫妇颜面大增,而英俊帅气的廖振宇一出场,更是羡煞了旁观的所有人。  廖家赔偿的20万元,对这个贫苦农家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。何玲两个面临辍学的弟弟,立即衣着光鲜地出现在校园。  不久,何家用部分赔偿金盖起了漂亮的两层小楼,这也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。这下子,四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了,何家的女儿有本事,嫁给了城里一个大款。从此,何家两口子无论走到哪里,都自觉风光无限。  何玲结婚后和廖振宇的父母住在一起,他们住的是五室两厅的跃层住宅。廖家让何玲辞去工作,高兰说:“我们家的媳妇怎能在外面打工呢?你以后就在家里安心‘享福’吧!”说是享福,其实是成了保姆。  高兰是个吝啬的商人,何玲过门后,廖家就辞去保姆,每天让儿媳伺候全家人的衣食起居。  廖振宇是花花公子,由于父母溺爱,一直游手好闲、玩弄女性。刚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,他遵从父母的话,收敛了许多,随着时间推移,他渐渐恢复了往日的风流,每天早出晚归,在外面花天酒地。  不久,他结识了一个公司白领——漂亮的女大学毕业生凌素素,两人经常一起出入高级场所恣意玩乐,他也一直隐瞒着自己已婚的事实。  廖振宇向高兰提出要与何玲离婚,高兰不同意:“虽说让你娶何玲是权宜之计,可刚结婚就离婚,事情做得太明显,起码得过一段时间。并且最好让她自己提出离婚,这样才让别人无话可说。”  从此,廖振宇对何玲愈发冷淡了。婆婆和公公也时常挑她的毛病,不是嫌菜做得不好吃,就是挑衣服洗得不干净。何玲嫁到廖家,内心还是自卑的,因为她来自乡下,父母还收了婆家的钱。她想做个好儿媳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这一家人的接纳。尽管她每天用心干家务忙得要命,但是仍然渐渐感觉到婆家人发自内心的轻视,就连丈夫的亲朋好友们,也从来不正眼看她。  在一次亲友聚会上,她听到有人在背后悄悄议论自己:“这就是那个花了20万买来的被强奸的媳妇……”  听到这不堪入耳的话,她偷偷流下了屈辱的泪水。她在心里劝说自己:不管怎么样,自己毕竟与廖振宇结婚了,如果婆婆和丈夫以后能够接受自己,也就知足了。 然而,廖振宇对她越来越冷淡,还经常早出晚归。有一次,她无意中看到了丈夫的手机里竟有许多柔情蜜意的短信息,联想起丈夫近来早出晚归,心想一定是他的老毛病又犯了,就拿着手机质问丈夫。  没想到,廖振宇不仅没有一点惭愧之心,还恶语相加。何玲气愤不已,就把丈夫的行径告诉了婆婆。  高兰听后笑着说:“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。廖振宇是男人,在外面应酬多,免不了逢场作戏,你大度点,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。”婆婆的话让她目瞪口呆,想再说下去,婆婆露出了不耐烦的脸色。  何玲哭着回家向母亲诉说自己的遭遇,陈淑秀气愤地对女儿说:“你是他们正式娶来的媳妇,他们家的财产有你一份,你要守住这个位置,谁也别想侵占它!你要强硬起来,别让他们以为你软弱可欺。”  何玲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,开始与丈夫对抗,2005年初,何玲多次跟踪廖振宇,终于发现了廖振宇和凌素素幽会的情景。  何玲怒不可遏,跟踪到凌素素的工作单位,向单位领导告了凌素素的状。凌素素这才知道廖振宇是已婚男人,把他痛骂了一顿,无论他怎样哀求,还是和他断绝了关系。  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,敢坏我的好事?你以后收敛一点,否则没你好果子吃!”廖振宇回家对何玲拳脚相加后摔门而去。  望着丈夫离去的身影,何玲哭了,但她仍然认为以前自己太软弱了,没有让丈夫尝到自己的厉害,于是继续跟踪丈夫。  半个月后,何玲又发现廖振宇和一个小姐模样的人进了宾馆,她立即拨打110,最后警察对嫖娼当事人罚款,高兰去交了一笔钱。  深夜了,何玲在睡梦中听到婆婆的屋子里传出争吵的声音,她立即披衣下床,凑到高兰的门边。“小祖宗,你真是让我操碎了心!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找,何必去泡小姐?你让我们的脸往哪搁!”  “哼,我倒是想找良家妇女,何玲总是跟踪我,上次她跑到凌素素的单位去闹,人家现在都不理我了。”  “这个何玲太不识趣了,以为自己什么东西!当初她爸妈还不是看上了咱家的钱才同意私了吗?还把自己真当少奶奶了!”是婆婆的声音。  何玲踉跄着回到房间。原来婆婆从骨子里还是看不起自己,她更恨自己父母当初的一念之差,把自己推到这个火坑里。  想起以后的日子,她不禁悲从中来,哭了一个晚上。从第二天起,她不再多说一句话,也不再跟踪丈夫,离婚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扎下了根。但几天后,她觉得身体不适,医生检查的结果是: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。  闻讯而来的母亲陈淑秀见女儿怀孕了,高兴万分,何玲却愁眉不展,她向母亲哭诉自己的想法。  陈淑秀安慰她:“不管怎么说,已经到了这一步,你就现实一些吧!你以后给他们生下儿子,你的地位就巩固了,看谁还能把你怎么样!”何玲的婆婆高兰也改变了态度,一个劲儿地安慰儿媳,还数落自己的儿子怠慢了她。  母亲的话和婆婆的表现,又让何玲心中有了一丝希望,她希望孩子的到来能够给自己濒临危机的婚姻吹来一阵暖风。几天后她惊讶地发现,廖振宇似乎真的改变了态度,每天不再早出晚归,还殷勤地照顾她,为她做这做那,她心里感到一丝安慰。  晚上廖振宇要求和她过夫妻生活,何玲拒绝了。她告诉廖振宇,医生说,怀孕早期要节制夫妻生活。廖振宇却说:“没关系的,我小心点。”禁不住丈夫的几句软话,何玲顺从了…… 第二天一早,阵阵腹痛令何玲醒了,她发现床单上一片血迹。她明白,自己流产了。她哭着摇醒了丈夫。  廖振宇很不耐烦地睁开眼睛看了看,竟然轻舒了一口气说,你打个电话叫辆车,去医院做了吧。然后,一转身又睡了。  何玲惊愕地看着丈夫的脊背,想起他那一反常态的温柔,突然明白了什么,一拳打在丈夫的背上:“你这个畜生!你是蓄意谋杀孩子啊!”廖振宇气急败坏地坐了起来,狞笑着说:“我就是谋杀。你以为我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,好让你安心做少奶奶?做梦!你去告啊!你们上次告我强奸,给你爸妈挣了20万。这次接着告啊!”  何玲发疯般扑过去,却被廖振宇一把从床上推下来,然后他泰然自若地穿上衣服扬长而去。何玲悲愤不已。  至此,她完全明白了,一幕强奸“私了”的闹剧,把自己的婚姻与幸福彻底断送了。走投无路,跳楼自杀空余恨  何玲含泪叫了一辆车,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医院做了人工流产。手术后又一个人打车回到廖家。高兰故作惊讶地责备儿子,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去酒店吃饭了。何玲连气带伤,身体一下子垮了,躺了一个多月,也没有恢复过来。2005年年底,身心受伤、神情黯然的何玲与廖振宇离婚了。在财产分割上,廖家早有准备,他们把一切都挂在廖振宇父亲的名下,何玲没有得到任何财产。  何玲怕父母反对,离婚的想法一直没有告诉他们,直到办清手续,她才回到自己的老家。  听说女儿离婚了,陈淑秀大吃一惊,恨恨地对女儿说:“你怎么这么糊涂?那个位子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。再说,村里人都知道你嫁了个大款,现在离了,人家该怎么议论咱们?”  尽管何玲哭诉了自己的遭遇,可是,脾气暴躁的母亲依然埋怨她不会办:“嫁大款的人多了,就你遇到了黄世仁!也不给我们打个招呼就离了,真是受穷的命!”从此长吁短叹,一天也不给女儿一个好脸色。  何玲因为流产与心情压抑,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和抑郁症,父母的不理解更让她痛上加痛,她又在家休养了两个多月,都没有明显好转。  尽管何玲离婚的消息被父母封锁,但她带病回娘家的事情还是被乡亲看出了端倪,于是,一些猜忌和议论悄悄蔓延开来。  之前早就有在城里打工回来的人说过,何玲当初嫁大款是因为被强奸“私了”,人们一直将信将疑。2006年春节前,当初与何玲一起去打工的几个同村好友也回到村子里,所有传言都被证实了,何家人无论走哪里,身后都是议论的目光。  除夕那天,陈淑秀想起一个女邻居在半年前借了自己1000元还没还,就去讨要。结果对方竟然不认账,双方争吵起来,引来了一大群村民,那女人撒起泼,说她讹诈,陈淑秀气愤地质问对方:“你说话要有根据,我一辈子也没有讹过人!”  “装什么样?你诬赖人家强奸你闺女,不是讹出了20万吗?还赖着要嫁给人家。现在怎么样,给人家开回来了吧!”一句话,说得陈淑秀满脸羞惭跑回了家。  

全部回复(3)

  • taotao

    陈淑秀进门一见女儿就骂:“不争气的东西,那么好的金窝银窝都留不住你,叫我们怎么见人啊!”何玲听后脸色大变,早已按捺不住的怒火爆发了:“是你们贪图廖家的钱财,把我嫁给那个强奸犯,是你们把我毁了!我恨你们!”  她和母亲大吵一场后,再也不愿呆在这个冰冷的家中,拖着虚弱的身子离开了家。她想再去保定打工,永远不回来了。  她租下一个没有暖气的楼顶单元,开始四处找工作。因为她只有中专学历,身体又不好,找了许多家单位,都没有成功。奔波十多天后,才到一家餐厅做了服务员。  她在餐厅干了将近一个月,一天,她上菜的时候突然看见酒桌上有一位熟悉的中年妇人,那是廖振宇家的一位邻居。 何玲正想躲避,可已经被对方发现了。于是,酒桌上立刻有几个脑袋凑在了一起,然后,几双发亮的追逐的目光同时投向了她,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嬉笑:“哎,看到了没有,这就是那个遭高兰儿子强奸私了又嫁给她儿子的女人……”  何玲二话不说,连工资都没要,就跑出了饭店。从此,她不敢应聘抛头露面的工作。  不久,何玲又应聘到一家复印社做打字员,因为她有慢性胃溃疡,晚上还经常失眠,工作经常出差错,不久又被辞退了。 后来,何玲又接连找了几份工作,大都因身体原因而没能做下来,她只好到一家酒店的后台去做洗碗工。洗碗的凉水冰冷刺骨,让何玲周身发颤。  因为流产后没有很好休养,她落下了关节痛的毛病,天天要洗大量的碗筷,不久,她的手指就僵硬得伸不直了。  几番折腾,何玲的精神和肉体都受到很大的伤害。她不敢交朋友,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,每天孤单地生活着。夜晚是何玲最难挨的时候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她多想得到亲人的安慰,多么想回到自己的家啊!可是对父母的怨恨使何玲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夜夜失眠,动不动就以泪洗面。  2007年春节就要到了,她已经在外面漂泊了一年,依然不想回家。新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邻居的欢笑声让她感到更加凄凉。除夕之夜,她一夜未眠,想起自己遭到强奸后发生的一幕幕,她不禁悲恨交加,她恨那个毁了自己一切的廖振宇,更恨自己的亲生父母……  给父母留下一封长长的遗书,内中写下了自己的悲愤和绝望,然后何玲从租住的楼顶跳下,当场摔死……

  • 白山黑水

    万恶的社会杀死了何玲!

  • 柏林是我家

    居然有这样的父母!:@

我也要发表

常营信息网-常营信息网是北京常营免费发布信息网,优秀的常营信息港、常营信息网平台,最新最全的常营B2B信息尽在常营信息港、常营信息网。可以浏览到最新常营本地最全的信息、供求信息,还可以免费发布信息、免费刊登黄页广告。常营信息网网是帮助常营地区销售产品、免费刊登黄页、免费推广品牌的首选平台。

2005-2035 changyinga.com版权所有|  冀ICP备19035944号-3